12. 今在、昔在和以後(永在)的

神用若干比較性的表達來使自己和基督有所區別,這些實際上使聖經從頭到尾變成了一種謎語,然而當我們把整個故事拆開來看時,就會明白所有的謎底了。

祂將是(YHVH)及我是

在第7章中,我們展示了作為YHVH(祂將是)的不能看見之神,是如何藉著「這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句話,此來使祂自己與基督作一個對比。

“祂將是之ELOHIM”有一天會成為為人的耶穌基督─“我是”,但不能看見之神則將一直都是“祂將是”。

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

正如第11章所提的,大約在西元前200年,當猶太人將希伯來文聖經翻譯成希臘文七十士譯本時,他們不再用“祂將是”這個名字。

游斯丁改寫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為:「我是今在的祂(He WHO IS) εγω ειμι ο ων,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你祖宗的神。下埃及去,領我的百姓出來。」

這裡是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的出埃及記第3章14節:και ειπεν ο θεος προς μωυσην εγω ειμι ο ων και ειπεν ουτως ερεις τοις υιοις ισραηλ ο ων απεσταλκεν με προς υμας

我們所突顯的部分是“我是今在的”(I am He WHO IS)。

(作斜體是因為這只是文法上的推斷。)

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的出埃及記第3章14節用中文讀來是:「神對摩西說: “我是今在的”;又說: “你要對以色列的兒女們這樣說: ‘我差派你’”。」

正如第11章提及的,他們用“我是今在的祂”取代了“我將是”一詞,且將“祂將是”改成“主”。

但是神在啟示錄第一章更正了他們的錯誤: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
是昔在、今在(ο ων)、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7,8)

我們在啟示錄第4章也看到了對父相同的描述:

「聖哉!聖哉! 聖哉! (昔在)
聖哉! 聖哉! 聖哉! (今在)
聖哉! 聖哉! 聖哉! (以後永在)
主神全能者,
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啟4:8)

在大多數文本中,至少在一個早期的版本,“聖哉”一詞對神重覆了九次。

我們來比較這個與在以賽亞書第6章裡彌賽亞的出現:

「聖哉!聖哉! 聖哉!(今在)
萬軍之主,
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  6:3)

這裡“聖哉” 一詞對基督只重覆了三次。

我是祂- 我是神

基督和神的名字在舊約是“祂將是”。

然而,不能看見之神在舊約用“我是祂”這句話來表示祂的地位是獨一的真神,這也是把祂自己與基督─ “祂將是”區別出來。1

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在申命記第32章39節:「你們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祂 (我是神)。在我以外並無別神。」

(在英語裡,這節是一段漂亮的押韻。)

希伯來文的句法也相當有趣: “你們如今要知道אֲנִ֤י אֲנִי֙ ה֔וּא (ani ani hu), 我、我是祂”。

神用相同的措辭 “ani hu” -“我是祂”在以賽亞書第43章10節中,讀作:

「主說,你們是我的見證,
我所揀選的僕人。
既是這樣,便可以知道,
且信服我,又明白我就是祂2
在我以前沒有真神《真原文作造作的》,
在我以後也必沒有。」

透過以賽亞,神應許以色列人,他們將了解在舊約真正對他們說話的是誰:

「所以我的百姓必知道我的名,
到那日他們必知道
說這話的就是()
看哪,是我!」

賽 52:6

神是舊約中既是又是,為“我是祂”;而基督在新約成了主,為“我是”。

首先的和末後的

或許最令人費解的神的謎語是“首先的和末後的(初和終)”。

在舊約,神是全地的主,先知稱祂:“主YHVH”(Adonai YHVH)。在基督忍受了十字架的苦刑之後,神使基督成為全地的主。到了末了,萬物都服了基督的時候,基督就要服於神,而神將成為萬有中的萬有。他將再次成為主。

神是初和終,祂是阿拉法和俄梅戛。

在我們的聖經的“主”一詞

“主”一詞讓我們要理解舊約變得很困難,因為不管YHVH是指基督、還是神,它取代了所有在聖經裡的YHVH一詞。理論上,我們可以用“主”來表達基督、和用“主”來表達神,因為在舊約中神是全地的主,只是很難分辨所指的是那位YHVH,這就是為什麼以色列人後來開始相信只有一位神。

舊約的“主”一詞可以在新約被引用,指的是基督或是神,例如,路加福音引用以賽亞書說:「在曠野豫備主(YHVH)的路道,修平我們ELOHIM(神)的路。」
“我們的ELOHIM”在這節裡指的是基督的靈,祂是以色列的ELOHIM和他們的主。當猶太人在福音書中稱基督“主”時,他們說的是正確的。

在舊約,基督是以色列的“主與神”,是摩西、基甸、大衛和以賽亞所稱的“Adonai” ,Adonai意思是 “主”。

主 YHVH

先知們用“主YHVH”(Adonai YHVH)一詞來形容在舊約父是“主”。

這一詞語出現在舊約大約300 次,通常在我們的聖經中以“主神”(中文聖經譯為“主耶和華”)出現,以避免翻譯成“主”。

聖經中沒有任何地方,我們可以具體地確定這一措詞是指基督,但它在士師記第6章22節、以賽亞書第28章16節;48章16節和61章1節清楚地指著父。

主日

在主日以後,當基督要將祂的選民帶回天家的時候,將有新天和新地,神將再次成為全地的主,正如撒迦利亞所說的:「那日,主必作全地的王。」(亞 14:9)

如同保羅所寫的:「萬物既服了他,那時子也要自己服那叫萬物服他的,叫神在萬物之上,為萬物之主(或譯為:萬有中的萬有)。」(林前 15:28)

神是我們最初的,而祂也將是我們最終的,是首先和末後的。

在基督復活以後、和主日以前,除非是引述舊約的主、或指神是“創造之主” 外,沒有經文稱神為“主”。聖經告訴我們,一個時間只有一位主。(弗 4:5; 林前 8:6)

在啟示錄,於主日和主日以後,所有使用希臘文“Kurios”一詞來表達“主”的,只適用於主神 (見啟 1:8, 10; 4:8,11; 11:15,17; 15:3,4; 16:7;18:8; 22:5,6);在其他的時候,基督則被稱為(見啟11:8; 14:13; 17:14; 19:16; 22:20 and 21)。

稱神為我們的主,在最後一次吹號角特別被突顯出來,記錄在啟示錄第11章15節:「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 。

我是首先的和末後的

在舊約中,「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的說法出現在以賽亞書第44章6節和第48章12節。

在以賽亞書第44章6節,基督以“道"來說話,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除了我以外,再沒有ELOHIM。」理論上,基督可以在第一句話中為神說話,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他也可以指自己說,「除了我以外,再沒有ELOHIM。」因為基督和神,合而為“一”─ “ECHAD”,並沒有真正的方式來說誰在稱祂自己為“ELOHIM”。

但是在這裡,亞蘭語塔古姆譯本把「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翻譯成「我是祂אֲנָא הוּא,是從一開始、永恆中的永恆是我的那位。」“我是祂”這個表達肯定是指神,正如我們在上面看到的。亞蘭語的אֲנָא הוּא 一詞相當於希伯來語אני הוא(阿尼胡)。

在以賽亞書第48章12-13節,我們讀到「我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我手立了地的根基,我右手鋪張諸天。」

這裡,塔古姆譯本把「我是首先的」翻譯成「我是祂,我是祂,אֲנָא הוּא אֲנָא הוּא ,那位來自古老的」」正如在以賽亞書第44章24節,塔古姆譯本把「我的右手」翻譯成「靠我的道」,"道"─基督是神"有形"的手。

用希伯來語說“我是”是不可能的。動詞“to be”只允許用在過去式或未來式。在希伯來語,“我是他” 最接近於“我是”。它在舊約中把神定義為“主”,而基督定義為新約中的“主”。

啟示錄中的首先的和末後的

因為我們知道,“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以及“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指的是神,所以我們知道在啟示錄第1章8節、第1章17節、第21章6節和第22章13節中基督代表神說話。在啟示錄中,基督以不同的“身分” 從一個句子到另一個句子、甚至從一個短語到另一個短語地說話,就像祂在創世記第16章7-12節天使第一次出現時所為的那樣。

啟示錄第 2章8節

最難理解的經節是啟示錄第2章8節,它的原文是:

「那首先的、末後的(父),那位ὃς死後又活過來的(基督),如此說Τάδε λέγει:我知道你的患難…。」

啟示錄第2章8節是以賽亞書第44章24節的模仿版:

「從你出胎,造就你的(父) ,和“祂將是”你的救贖主(基督),如此說,我“祂將是”是創造萬物的…。」

啟示錄第2章8節中缺少“和”一字,對希臘語的含義並沒有影響。

愚弄我們的是“who”這個關係代名詞。我們認為“那位死後…”指的是前面的“首先的、末後的”。但希臘文說,“那位”( He who),只是把第三人稱放進去,這兩個短語在啟示錄
第1章17-18章中也是彼此緊隨一起的。

相形之下,第2章1節中的“who”用的是希臘語ὁ ,並的確指回前面的“人”:

「那右手拿著七星的,ὁ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的說:…」這點我們也可以在啟示錄第3章
7節中看到:「那聖潔、真實,ὁ 拿著大衛的鑰匙…,說:…」如果基督的靈想在啟示錄第2章8節中表明自己就是神,那麼祂會用希臘字ὁ (讀音“ho”)

“(如此)說” Τάδε λέγει這詞語只出現在啟示錄第2、3章和使徒行傳第21章11節。

啟示錄第2章8節的真正信息是什麼?在主日,基督和神必成為一(ECHAD),就像他們在舊約中一樣,如以賽亞書第44章24節所解釋的。

  1. 有些新約聖經的譯者把基督說“我是” 一詞,加上了“祂”或“基督”,變成了“我是祂”或“我是基督”,事實上這並沒在原文裡出現。基督用“我是”一詞只是關聯到祂作為“祂將是”這個角色的實現。
  2. 中文合和本聖經譯為“我就是耶和華(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