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灵

风随著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 3:8)

在末後的日子里,神将以祂的灵来带领祂的百姓,回到真理,这真理可以使所有的信徒合一,以预备主的再临。

主耶稣应许: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约 16:13)

你们若爱我

神的灵是给那些顺从基督和神命令的人。(徒 5:32;太 7:21;林前 7:19;约壹 5:2;启 12:17;14:12)

在耶稣指示祂的门徒洗脚和纪念祂的死之後,就对他们说: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或作训慰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 就是真理的灵,…。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 (约14:15-17, 23)

我们也必须遵守使徒们的教训。

使徒约翰写著:「我们是属神的,认识神的就听从我们;不属神的就不听从我们。从此我们可以认出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来。」 (约壹 4:6)

为要领受真理的灵,我们必须遵守神的诫命、基督的命令以及使徒们的教训。

基督的灵和神的灵

使徒约翰把领受基督的灵和“圣灵的恩赐… 真理的灵、即神的灵”分别开来。

约翰记录著,就在耶稣升天之前,祂以自己的灵向门徒吹了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 (约 20:22–23)

後来,在使徒行传,耶稣告诉门徒要等候“圣灵的恩赐”,「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我说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徒 1:4–5)

基督的灵是在先知心里的圣灵(彼前1:10-11),神的灵是新约成圣的灵,在五旬节那天开始降下,神的灵使真教会成圣。

领受神的灵,也就是应许的保惠师,须要符合很多条件;但是耶稣似乎没有要求任何条件来得到祂的灵:

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路 11:13) 耶稣在神的灵浇灌下来之前给予这个应许,因为这话是在对祂那个时候的人说的,祂指的是基督的灵,也就是犹太人在旧约时所喝的“灵水”。(林前10:4)。

领受基督的灵真的没有条件吗?

我们知道任何基督徒都可以得到“说各种方言”的恩赐、或繙方言、或作先知、或医病或任何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7-10节所描述的属灵的恩赐。

然而并不是所有有属灵恩赐的人都领受基督的灵。当审判日,必有许多人会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而(耶稣)将会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太 7:21–23)

主耶稣是基督的灵,是那位在肉身显现的,祂只与遵行神旨意的人同在。属灵的恩赐并不是领受基督的灵的證据。

我们透过一洗来领受真理的(圣)灵

一洗在教义里是合一的真理的核心,如使徒保罗受圣灵启示写著:

「一主,一信,一洗」 (弗 4:5)

我们知道这一洗是按照耶稣的榜样,和奉耶稣的名。

奉耶稣的名

在使徒保罗写给腓立比信徒的书信中,解释了为什麽使徒们是奉耶稣的名来施洗的。(见徒2:38; 8:12; 8:16; 10:48; 19:5; 22:16; 林前 1:13; 6:11).

保罗告诉我们,当耶稣忍受十字架的苦刑以後,祂得到“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 2:8–10)

当然,我们知道耶稣的名并没有改变,而是神使耶稣成为我们的主,为此,祂揭露耶稣的名字作为祂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超乎天上和地上所有的名。

在耶稣复活以後,祂也显示祂的名是神的名,还有现在祂是我们的主,祂说: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太28:18-19)

祂对门徒说施洗时要奉父、子、圣灵的“名”(单数),由此,祂告诉我们,父、子、圣灵的名称是相同的。

因为从耶稣自己的启示(约 5:43; 17:11)和从旧约的预言(申 23:20-23; 赛 9:6; 63:16; 亚 14:9),门徒们了解“父、子、圣灵的名”就是耶稣,所以他们“奉耶稣的名”来施洗。在旧约不能看见之神和祂的形像共有YHVH “祂将是”的名、甚至是 “万军之YHVH”这名。今日祂们共有耶稣、甚至是 “耶稣基督”这名。

随著时间的逝去,外邦的基督徒不再理解不能看见之神和祂的形像总是共用一个名字,且他们不再理解旧约的圣灵是基督的灵,就是“那位在肉身显现”成为子(提前3:16)1。外邦的基督徒从而相信父、子、圣灵是叁个各别的个体或位格,他们必须有叁个不同的名字。他们也把“父、子、圣灵”一词作为一个理由,说必须使用“父、子、圣灵”以便在洗礼上得到这 “叁个位格”的权柄来施洗,然而,他们忘记了耶稣开场白的话:“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在西元四世纪,耶柔米(Jerome)知道耶稣说的“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而且知道这个“(父、子、圣灵的)名”是单数的,但他把这概念提昇了,说神的名必须是“父、子、圣灵”,2 这就是叁位一体教义的创设。

真理的(圣)灵见證一洗

在使徒行传第19章,我们可以看到圣灵对一洗的见證。

保罗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信徒就问他们: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甚麽洗呢?』他们说:『是约翰的洗。』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後要来的,就是耶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laleo te glossa),又说预言。」” (徒 19:2–6)
虽然这些以弗所的门徒相信、并且遵行耶稣的教训,但并没有领受圣灵,因为他们还没有受耶稣的洗,只受约翰的洗。

所以保罗在写给以弗所教会信徒的信时,他写著:「一主,一信,一洗」(弗4:5)。

那我们必须问:为什麽这个一洗对神是如此重要?

一洗不只是一体的象徵而已;神渴望我们有祂的形像,这是祂在创造之初所表达的期许。耶稣是神的形像,当我们符合了基督的形像,就是有了神的形像,所以我们的信仰从头至尾都是在效法基督,从效法祂的洗礼开始。

耶稣藉著祂的洗礼来指示我们通往天国的道路。从水里上来,神的灵降在祂身上:「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约3:5)

耶稣的洗在1917年被圣灵重新复兴起来,藉著「你必须要以耶稣的洗来受洗」的信息给一个单纯的信徒。

圣灵通过这样的顺服浇灌下来是极大的安慰,真理的灵会使人舌头发出声音来,正如在使徒行传所说的那样。今日,这个相同的灵和将近二百万的信徒同在,绝大部分在中国大陆,但也遍及在全世界58个国家的信徒中。(结 47:1–8)

在100年的历史里,圣灵的见證於今是显著的、一致不变的、且被證实是真的。譬如,在这100年期间,我们始终都发现相同的事实,就是那些开始忽略这个真正的洗礼的信徒都失去了圣灵的安慰,这在美国、印度和中国都有文献明白记载的,仅在中国,就有五万多个信徒被迫让国家来控制教会,而现在藉著重新洗礼,已经重获圣灵安慰的力量。

这些信徒相信他们所得到的灵是真的,如使徒约翰写著:

「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 (约壹 2:27)

说方言(捲舌头说话)或舌头发出声音?
妳若知道神的恩赐(dorea),和对妳说『给我水喝』的是谁,妳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给了妳活水。(约 4:10)

我们必须知道一点希腊文以便真正了解 “圣灵的恩赐”的意思,即真理的灵在圣经里的證据。

很多人知道“圣灵的恩赐” 的“恩赐”一词,希腊文是dorea这个字,如在徒 2:38, 8:20, 10:45, 11:17及来6:4所述;而作为“说其他的方言(说别国的话)”的“恩赐”,在希腊文却是charisma 这个字,如记於林前7:7;12:4, 9, 28, 30, 31;提前 4:14 及彼前 4:10。这让我们确信“圣灵的恩赐(dorea)”并不是一种说“其他的方言”的属灵的恩赐(charisma)。

但较少人知道使徒行传第2章4节的“说其他的方言(说别国的话来)”与使徒行传第10章46节的“说方言(捲舌头说话)”, 在希腊文表达上背後的含义。

在使徒行传第2章4节,我们看到的是“说起别国的话来(用别种语言说出话来)”: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著﹝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heteros glossa)来。」

这里,说起“别国的话”来在希腊字背後是 “heteros glossa” ,意思是“别种语言”。

但是,在使徒行传第10章45-46节,却是另一种表达:“说方言(捲舌头说话)”:

「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因听见他们说方言(laleo glossa),称讚神为大。」

“说方言(捲舌头说话)” 一词在使徒行传第10章46节是由二个字组成的: “glossa”— 舌头;和“laleo”—发出声音,好比雷声、回音、或发出声音来。3 这只是意味著舌头正在“发出声音”而已。

这个 “laleo glossa” 并没有被发现在任何希腊文的文学里,它也不是一种希腊文用来说“别种语言”的表达方式。

这一词理论上可以翻译成“说很多方言(各种语言)”,但这个翻译是荒诞的,因为人们总是用一种语言在说话。这一词字面上的意思是“舌头发出声音”,实际上是正确的意思。

“laleo glossa”这个希腊字的组合不仅在使徒行传里,也在哥林多前书12-14章出现十次之多。

说“别国的话” (说其他的方言)

我们在使徒行传第2章4节发现圣灵第一次降下“说其他的方言(说别国的话)”的经验,门徒都在一处等待主耶稣的应许,「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著﹝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heteros glossa)来。」

有时候当信徒领受圣灵时,会得到圣灵的恩赐,如“说不同种类的方言(语言)”的“charisma”(恩赐)、和说预言的恩赐。

有些人相信,这种说人类其他语言的“charisma” ─属灵的恩赐是在圣灵第一次降临时给予的。

但事实上,在使徒行传第2章,我们甚至不知道那些“方言”是不是人类的语言,还是圣灵只是让那些出现在那里的虔诚人听到自己家乡话的“方言”, 因为所有的人都惊讶希奇,「我们各人,怎样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家乡话)呢?」(徒2:8)

在哥林多前书第12-14章,使徒保罗描述“charisma”的恩赐,说﹝圣﹞灵分派给一些人,一人能说“方言”(heteros glossa)(12:10)、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 (13:1),而这些都是能被繙出来的方言(14:13, 28)。保罗问:「岂都是说方言的吗?」(12:30)— 意思是,不是所有领受圣灵恩赐的人都说方言,这些方言是可以被繙出来的。

保罗继续说:「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證据,乃是为不信的人。」(14:22)而这其实是使徒行传第2章的案例,那些非基督徒听到门徒用他们自己的家乡话说话,就相信且受了洗。

舌头发出声音:
真理的圣灵的證据

使徒行传第2、10和19章是圣经里證明圣灵以證据(记号)降临的叁段记载;而第8章的记事里,对於證据并没有作任何的讨论。

在使徒行传第10章,我们发现在第2章里所说的“其他的方言(别国的话)”,有些人相信比较好的形容是“舌头发出声音来”。

这里(第10章),没有“其他语言”的 “charisma”(恩赐) 的證据,圣经并没有记载有任何语言是被听见或被说出来,因为现在并没有不信主的人出现,而如使徒保罗写的:「说方言(说“其他语言”的恩赐),不是为信的人作證据,乃是为不信的人。」(林前14:22)

没有必要为“其他语言”作證,也没有任何说方言恩赐的显现,这说方言随後都伴有预言、或要繙方言的,就像我们在使徒行传第19章6节所见的那样。神的目的只是要让彼得和受过割礼的信徒知道,外邦的基督徒已经得到相同的圣灵了。当他们听见“舌头发出声音来”(laleo glossa)时,确认这是圣灵。

让我们来读使徒行传第10章45–46节:

“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因听见他们说方言(laleo glossa),称讚神为大。」”
47节,彼得回答说:

“这些人既受了圣灵,与我们一样,谁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
今天,我们发现只要圣灵进入就有相同的證据。在遵行耶稣基督福音的教会里,“说方言(捲舌头说话)”—laleo glossa 的体验是— 从圣灵进入开始,无论何时信徒用圣灵来祷告,圣灵都使舌头发出声音来,同时身体也会振动,因为圣灵带来安慰。

耶稣应许:「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著信祂之人,要受﹝圣﹞灵说的。」(约 7:38-39) 当圣灵进入,信徒内心里受到激动,从“腹中”或“心中”,及舌头的背後发出声音来。这经验最引人注目的是圣灵的进入,而不是所发出的声音。

一个不同的灵

几乎在每一个教派里,都有很多信徒用嘴巴运动产生一种祷告的语言来“说方言”,这与用“舌头发出声音来”有很大的不同。

运动一个人的嘴巴作为一种祷告语言的类型,并不是一般基督教派特有的经验。

在1830年代开始,有一个教派的信徒就是这样祷告的,由於撒旦利用信徒对真理的寻求,就在教会中间製造混乱,这些信徒遵循一个所谓“天上来的使者” (加 1:8) 的教义。就像这间教会的信徒,很多人後来便停止用嘴巴来做“方言”祷告,因为他们看不出有任何意义来。

有一些人仅运动嘴巴来做“方言祷告”,而身体也没有一种安慰人的振动,他们相信这样他们已经领受了一种属灵的语言,并且认为当他们祷告时也给活水做了见證。

但是,大部分过去用嘴巴来做“方言”祷告的人、後来领受了以舌头发出声音为證据之真理的圣灵者,总是见證神的安慰现在是更大了,并说“这才是真实的”,当他们得到圣灵的能力和安慰,便知道现在所遵行的才是真正的福音。

使徒保罗写著:

「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 (林後 11:4)

所以神仍然藉著圣灵来为我们分别出真的和假的福音来。

在教会里使用说方言的属灵恩赐

在结束讨论“说方言 (捲舌头说话)”之前,我们必须澄清有关保罗对教会里若干使用属灵语言造成混乱的指示。

如我们先前所提的,在哥林多前书第12-14章,保罗谈到各种属灵的恩赐,和一种能说“方言”,即不同的语言 (heteros glossa) (12:10) 的属灵的恩赐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13:1]) 。

保罗告诉我们,哥林多教会想要用这些能说不同方言(heteros glossa)的恩赐来彼此服事,如果他们可以繙方言,保罗就鼓励说方言,但有些人得意忘形了,甚至当没有人可以繙他们所讲的方言时,仍想要以此来事奉,所以保罗就指示他们“闭口”,除非有人可以繙方言。他告诉他们,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林前14:28, 34)。“闭口”的意思并不是他们一点都不能说,而是他们不应以这些方言在聚会时讲道;亦见於第34节。 但,保罗并不是禁止个人在教会聚会时以方言(灵言)向神祷告。

  1. 提前3:16和合本译为「就是神在肉身显现」,但所有最早的希腊文手抄本均为「就是那位在肉身显现的」。
  2. 圣耶柔米的讲道, 第2卷, 第 69讲道; “父和子和圣灵的名字是一个名字, 但是是属於叁位一体的名字。”
  3. Thayer’s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爱丁堡, 1896, 第4版, 第 36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