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样洗礼的教训—洗脚礼

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了。」

约 13:8

如果我们记得主耶稣在祂人生最後阶段的命令,就会记得祂给门徒的榜样是他们必须彼此洗脚的。当我们成为耶稣的门徒,藉由相同的洗礼、相同的杯、和相同的洗脚礼,便与耶稣联合了。

现在,因为神学上的混淆,很少基督徒实行洗脚礼。停止行洗脚礼与应许的保惠师─ 真理的圣灵停降非常有关

新教和天主教之间在神学方面的混淆不清,就历史而言有所不同,但很类似。天主教停止对他们的信徒行洗脚礼,是因为他们决定洗脚礼与得救无关,天主教的信徒也不领杯来纪念主的死,我们稍後将会叙述;而从天主教出来的新教徒,一直都深受天主教传统、以及马丁路德反对教会腐败所提出来的“因信称义” (sole fide)的说法所影响。

然而,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大错特错,因为救恩不是单单凭信心而已,而是藉著圣灵的能力。没有遵守基督的命令,没有人可以领受真理的圣灵,因为在最後的晚餐,耶稣指示门徒要彼此洗脚和纪念祂的死之後,祂对他们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或作:训慰师)…真理的圣灵。」 (约14:15-17)

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了」耶稣这句话给了信徒和教会一个责任,我们必须让基督、即基督的身体(教会)来服事我们,这样才能从这个世界的罪中得救。教会必须遵守基督的命令才能领受圣灵。

因此,在“信靠主”之後,希伯来书的作者列出“各样洗礼的教训”作为下一个基础的道理。正如在路加福音第11章38节里,洗礼这个字也可以有宗教之洗的涵义。除了洗脚以外,作者没有再提到其他的洗,至於圣灵之洗是在下一句的“按手之礼”中提的。很多由那些不相信洗脚礼是得救之道所写出的圣经註释,想像希伯来书的作者一定是在指其他的主题,但,希伯来书第6章1-8节这整段只有关乎救恩而已。

洗脚完成了整个洗礼,正如耶稣所解释的:「凡洗过澡1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乾净了。」(约 13:10) 当一个人在河里受洗後,除了脚还是髒的之外,全身都是乾净的;被基督(基督的身体)─ 教会洗他的脚,才完全完成了洗礼。2

“完全被洗净”的必需性,在游斯丁写於西元150年的《第一护教辞》第61章里:「然後我们带领他们到一个有水的地方,奉…的名,他们以水来洗净自己,…被重生(洗礼)…。」在第62章,游斯丁解释说“洗净自己”为魔鬼模仿基督徒的惯例来“完全洗净他们自己”… 「也是命令… 他们脱下鞋子。」(基督对洗脚的命令, 其意思是明显的。)

安波罗修(Ambrose of Milan)主教形容在四世纪的洗礼是这样的:「你从洗礼盘出来,接下来是什麽呢?你听道理,神父準备所有的东西 (虽然长老们也会做,然而服事是从神父开始的),我说,神父準备就绪,就洗你的脚。」

洗礼之後行洗脚礼的习惯,在四世纪时停办,我们实际上可以从一个在西班牙正式的命令中看出。西元306年,艾尔维拉会议(the Council of Elvira)下令「新受洗者不必再由神父或神职人员来洗脚。」西元380年,安波罗修在他的文章“论圣礼” (Treatise on the Sacraments) 中敦促在罗马的教会,警告他们耶稣所说的「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了」这句话,安波罗修写著:「也许它(教会)鉴於人数的关係而停办」3 ,翻译安波罗修的书的汤姆士牧师(T. Thompson)註解:「如果要受洗的人数非常庞大,那洗脚礼会十分费时和费力。」

安波罗修下结论说:「最後,要知道这奥祕 4:『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就是要成圣,所以我说这个,不是要责备别人,而是我会推荐我自己的仪式。然而,我们也都有人情(负担),在所有的事情里我都渴望跟随在罗马的教会;可是在别处保存(实行这个圣礼)得更正确些,我们也要同样地去行。」 5

为什麽罗马教会罔顾安波罗修的圣礼呢?因为罗马教会创设了一个错误的神学,说一般人需要的是救恩,不是“成圣”,成圣只是为了神父而已。职是之故,现在天主教徒没有领杯也没有洗脚,他们深深地陷入了所谓的“学院派的神学”里, 然而称之为“拉丁基督教”则更恰当些,爱任纽告诉我们这就是兽的数目(Latienos –666),即假基督或假教师。

到西元400年,对洗礼後行洗脚礼的敌意十分严重,阿尔及利亚的奥古斯丁(Augustine) (西元354 – 430年)写著:「…然而,很多人还没有接受这个(洗脚礼)作为一种习俗(惯例),免得它必须被认为属於洗礼的圣礼之一;有些人毫不迟疑地否定这是典礼中的任何一部分。」6 。西元400年的西乃抄本甚至把ει μη τους ποδας (除非洗了脚)这一词从约翰福音第13章第10节中移除 7,拒絶耶稣的话:「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乾净了。

今天,很多圣经的学者把约翰福音第13章6至10节和第13章14至17节原为同一件事,当成是不同的两件事来解释,8 用此来拒絶洗脚礼是作为诫命的。他们否定第14、15和17节是针对第6至11节所示範要去执行的一个命令,但整段经文的整体性确定是从第7节开始:「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後来(在这些以後) 9 必明白。」因为第12节,耶稣开始对此解释,说「我向你们所作的,你们明白吗?」然後祂解释为他们洗脚的意义,回答祂在第7节所提的问题。

耶稣给了我们十二个“若不”得救的条件,每一个条件都有“ean me”─ “若不”这个词,且都给予一个救恩的结果。如果我们想与基督有分,就必须让基督的身体(教会)来洗我们的脚。

  1. λελουμένος 相同的动词字根也出现在来10:26; 弗5:26; 徒22:16; 林前 6:11;多3:5。
  2. John Christopher Thomas, 约翰福音第13章10节的註解, Novum Tesamentum XX1X, 1 (1987), 第52页。
  3. 安波罗修《论圣礼和奥祕》( Treatise on the Sacraments and the Mysteries), 第98页, 由T. Thompson 牧师翻译, 1919年。
  4. 早期教会将领圣餐和洗脚礼称之为属灵的奥祕。
  5. 《教会的神父们》, 新翻译版, 第44卷, 圣安波罗修神学及教义作品, Roy J. Deferrari 翻译, 1963年。
  6. 奥古斯丁的信 LV 33。
  7. 所有最古老的抄本都含有 ει μη τους ποδας : 第66页(西元200年), 75页 (175 – 225 AD), (03) Vaticanus 抄本(第四世纪), (02) Alexandrinus抄本(第五世纪); 只有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 (西元400 年) 不包含它。
  8. John Christopher Thomas, 在约翰福音第13章的洗脚, 以及the Johannine Community, 1990年5月, 提交给Sheffield大学圣经研究院的哲学博士论文, 149-162页。
  9. 希腊文为:在这些(ταῦτα)以後。ταῦτα是希腊文, 意为“这些”。